成竞业大使就新冠肺炎疫情等接受澳《金融评论报》采访实录
2020/04/29

  

       2020年4月26日,成竞业大使接受澳《金融评论报》政务记者安德鲁·提里特(Andrew Tillet)采访。现场实录如下:

  提里特:我先从经济角度问一个关于中国的宏观问题。十几年前,中国帮助全球度过2008年金融危机。如今面对新冠肺炎疫情,中国是否也会如此?有评论认为,中国经济刺激方案规模不如十几年前大,也有人认为全球对中国商品的需求可能也不同往昔。您对此有何看法?

  成大使:十多年前,金融危机席卷全球。G20应运而生。各国同心协力,采取强有力措施,共同抵御危机,取得良好成效,凸显了团结合作对应对全球性危机至关重要。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,中方尽最大努力阻止疫情蔓延。与此同时,我们秉持G20精神,团结一心,与各国共同抗击疫情。

  疫情爆发初期,中国得到了国际社会大力支持。现在我们抗疫取得进展,也要投桃报李,进一步加强国际合作。面对这场全球重大疫情,各国应守望相助,这在当前最为重要。没有国家可以独善其身。前不久G20成员国领导人举行应对疫情的视频会议,协调抗疫各项举措。各国应确保落实会议成果和共识。

  中国将继续尽己所能帮助其他国家,分享抗疫经验,提供必要援助。过去一两个月以来,我们派遣了14批医疗专家组前往12个国家,召开了至少83次视频会议,与150余国交流经验,分享抗疫信息。我们还向140多个国家或国际组织提供了医疗器械等急需物资。已有约60个国家与中国出口商签订了商业采购协议。自3月1日至4月10日,中国已出口约71亿个口罩、2万台呼吸机、5500万套防护服和1300万个防护镜。中方将继续尽己所能提供帮助,履行国际义务。

  提里特:谈到团结合作,澳大利亚政府呼吁要对病毒起源展开独立审查,也呼吁世界卫生组织改革,澳外长就此公开表态。中方为何对此表示不满?

  成大使:首先,因为这项提议是政治操弄,是在迎合近一段时间以来华盛顿某些势力的主张。某些人试图将自身问题甩锅中国,转移视线。澳提出“独立审查”,实则是与美国一些势力勾结,对华开展政治攻击。看看澳一些政客的评论和澳媒体煽动性的报道,明眼人都知道这项提议是针对哪个国家。

  其次,该提议恐将破坏当前急需的国际合作。疫情仍在蔓延,当务之急是把民众生命和健康放在首位。一方面,每个受疫情影响的国家应集中精力抗疫并加大力度;另一方面,各国应加强团结合作,互相支持。

  在此紧要关头,出于政治目的的无端质疑、横加指责、制造分裂只会妨碍全球抗疫努力和成果,是极其不负责任的。

  此外,一些澳政客罔顾事实,声称病毒起源于中国武汉。中国是最早发现、报告病例的国家,但这并不意味着病毒起源于中国。病毒起源是复杂严肃的科学问题,需要科学家、医学专家来论证。鉴于目前尚未定论,非专业人士不宜妄下结论。

  提里特:您认为病毒起源于哪里?

  成大使:这是科学家要研究解决的问题。目前有不同的说法,科研人员仍在论证。这需要时间。我们当然要搞清楚病毒起源这个问题,但这只能由专业人士研究才能得出结论,这是他们的工作。

  提里特:审查的目的不正是寻找病毒源头吗?

  成大使:病毒源头应是专业人士和医学专家做的事,而不是政客或政策制定者要做的。总之,我认为澳方的提议无论如何包装或打着怎样的旗号,不论是审议、调查还是什么进程,其本质就是政治操弄。正是由于该提议出于政治目的,所以它没有得到什么国际支持,是不会有任何结果的。我认为,它也是不符合澳方利益的,无助于提升澳国际地位,只会破坏国际合作。所以,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所言,我们奉劝澳方放弃意识形态偏见,停止玩弄政治把戏。

  提里特:如果澳方继续推动这一提议,会面临什么后果?

  成大使:我刚才讲了,这不符合澳方利益,不会为澳方赢得尊重,只会损害全球抗疫合作。希澳方多做有利于中澳关系、有助于深化两国互信、加强两国抗疫合作的事。追随某个国家甩锅游戏炒作是危险且不负责任的行为。

  据我所知,澳方这一提议很不受中国民众“待见”,他们对澳方为取悦某个国家搞这种政治操弄十分反感和失望。

  提里特: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全球300万人感染,20万人死亡,世界经济增长几乎陷入停滞,针对疫情开展调查确有必要,以搞清它是如何发生的,怎么应对的,有什么教训。这样未来才不会重蹈覆辙,在十年后再来一场大流行。我想中国也有同样的想法。

  成大使:我认为,最终各个国家都会回头看的。世界卫生组织也会进行评估。但最重要的是,当人们在必要的时候这样做时,不应掺杂任何政治图谋或政治目的。目前,各国当务之急是团结合作,集中抗疫。我们之所以反对审查,主要是因为澳方提议出于政治动机,这是路人皆知的。现在,最重要的是聚焦抗疫,这才是国际社会的共识。

  提里特:如果澳方坚持其建议,会有何经济后果吗?

  成大使:澳方这一提议不会有任何结果,也迄未得到任何支持。

  提里特:如果澳方执意如此,中国是否会停止进口澳铁矿石、煤和燃气,转而向其他国家购买?

  成大使:首先,澳方提议不会有任何实质性进展。其次,正如我刚才所说,中国民众对澳这种做法强烈不满、深感失望。从长远看,如果这种情绪继续恶化,人们就会想,我们为何要去这样一个对中国如此不友好的国家呢?家长也许会想为什么一定要送孩子到这样一个不友好、甚至怀有敌意的国家去学习呢?所以这取决于公众的选择。人们可能还会想,为什么我们要喝澳大利亚葡萄酒、吃澳大利亚牛肉呢?为什么不能换成别的呢?

  提里特:这是要抵制澳大利亚?

  成大使:我不知道,希望不是。但如果这种不良情绪持续下去,甚至恶化,对大家都不利。我希望澳方多做正能量的事,这符合双方的利益。

  提里特:最近对习近平主席的关注很多。您刚才谈到G20,习主席与多数G20成员领导人都有通话,却没有和莫里森总理通话。这是为什么?我们该如何解读?这是否表明澳仍然没有得到中方信任?

  成大使:这不是我该回答的问题,你最好问总理办公室官员。但就我所知,中澳双方在不同层面保持着沟通,包括在抗疫不同阶段双方都表达了对彼此的支持和慰问。中澳双方应相向而行,共同致力于发展互相尊重和富有成效的双边关系。

  提里特:澳方采取的应对措施之一是收紧外国投资审查,基本上任何购买澳资产的外资都必须获得政府批准。是否有中国企业向您反映在澳投资遇到更多困难?

  成大使:我们了解到,澳方表示这项措施是暂时的,且不针对任何国家,澳方继续欢迎外国投资,这对澳和其他国家是十分重要的信息。贸易和投资对各国都很重要,尤其是提倡自由贸易和资本自由流动的国家。希望澳方继续根据中澳自贸协定,为有意在澳投资的中国企业提供必要、公正和非歧视的待遇。

  提里特:《华尔街日报》上周报道,称中国已与多个国家接触,探讨放宽对商务旅行者的出入境管控措施,即在旅客登机前进行检测,抵达目的国时便无需隔离观察。中方是否也和澳方就此进行过沟通?

  成大使:就我所知,中国目前正和韩国等几个周边国家商谈建立重要商务、技术等急需人员往来的快捷通道。目的是稳定中国和有关周边国家的重要经贸合作,保障国际产业链和供应链顺畅运行。但我不清楚进展如何。我没有听说与澳方有此沟通。

  提里特:您希望看到这种情况发生吗?

  成大使:我未听说澳方提出过这种请求。

  提里特:与此相关的是中国留学生因澳旅行禁令来澳受阻。现在我们对疫情有了更多了解,也有所防控,您是否期待澳政府允许中国留学生入境,但须遵守入境后隔离14天的规定?两国政府沟通过此事吗?未来是否会沟通?

  成大使:一个多月前我们进行过沟通。我想很多大学当时都有这样的想法。澳目前实施全面旅行禁令,我不确定这将持续多久,以及事态如何发展。我们大使馆尤其是教育处始终关心中国留学生权益。我们希望这个问题在不久的将来得以解决。

  提里特:即使留学生现在可以返澳,由于开学延期也无法上课。您说没有证据表明病毒起源是“湿货市场”,但有人担心野生动物和人们消费的食品之间存在交叉污染。中国是否会进行“湿货市场”改革?

  成大使:最近在澳大利亚有许多关于“湿货市场”的讨论和报道,特别是存在一些失实的报道。我们使馆的网站已刊载了一些信息。我愿在此做些补充。就我所知,中国并不存在野生动物“湿货市场”。在中国不存在“湿货市场”这个概念。中国有农贸市场和活禽海鲜市场,在澳大利亚也有这类市场。这些市场通常售卖肉、鱼、蔬菜和海鲜等,也有少数市场卖活禽。这类市场不仅在中国有,在一些东南亚国家和很多发展中国家都有,是人们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国际法并未对这类市场的开设和运营有限制。

  中国法律法规明令禁止非法猎捕、交易、运输和食用野生动物。中国农贸市场或售卖活禽市场并不是野生动物交易市场,这类市场都不允许售卖野生动物,一经发现将被取缔并受到法律惩处。

  疫情爆发以来,中国有关部门,特别是地方政府,已进一步加强对此类市场的监管,并采取更严格的检疫监测措施,确保各项动物疫病防控措施落实到位。

  我想顺便提及的是,中国海鲜市场是澳农产品、海产品供应链的重要环节。据说95%的西澳岩龙虾首先会被运到这些市场,然后再分销到中国其他地区。澳大利亚其他许多贝类、海产品也都同样依赖这些市场。

  提里特:如果澳方强烈要求关闭这些市场,将会有……

  成大使:国际上没有明令禁止这类农贸市场和活禽海鲜市场的法律法规。很多国家都有这样的市场,这很正常。

  提里特:您刚才提到,所谓审查实质是搞政治操弄。这是否意味着中国反对任何形式的国际审查?鉴于这次疫情规模之大、损失之巨,中方会接受何种形式审查?

  成大使:我刚才已清晰表明了立场,澳政府提议很明显是出于政治目的。每个受疫情影响的国家都会适时总结经验,以便未来更好应对类似疫情。我以为,面对如此传染性强、传播速度快以及防控难度大的疫情,没有国家可以说在准备上是充分的。在应对如此大规模和严重的疫情上,没有哪个国家是完美无缺的。所以大家都需要总结,但是这样做不能基于政治目的。如果有政治动机,就难以得出正确客观的结论。

  提里特:澳经济在疫情中损失严重,你为何认为澳大利亚的建议出于政治动机,你为何认为澳大利亚是在追随美国?

  成大使:最近,中国遭受了很多政治攻击。美国一些势力试图向中国甩锅,把他们自己的问题归罪与中国,澳方建议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提出的。看一看一些澳政客的言论和澳媒体报道吧!明眼人都能轻易看穿澳方针对的是谁。这就是搞政治操弄,玩甩锅把戏。澳建议的主要缺陷暴露无遗。

  提里特:但莫里森总理称,不管这次疫情在哪里爆发,澳政府都会这样提议,只是这次疫情恰巧在中国首先爆发。

  成大使:我刚才已讲过,不管澳方如何包装其提议,打着什么名义,其本质上就是政治操弄。不妨看看澳方在提出这一建议时发表的言论,澳外长宣称她对中国应对疫情的透明性表示高度关切,并声称中国应更透明。这不难看出澳方建议背后别有企图。

  提里特:您刚才提到澳在吸引中国留学生和游客,以及对华出口葡萄酒和牛肉会面临风险。那么高价值商品是否面临同样的风险?

  成大使:我没说,也没有暗示什么。我只是在想,如果中国民众知道澳方与华盛顿某些势力勾结操弄“甩锅”闹剧,或者澳方试图讨好华盛顿,这会给中国民众留下非常糟糕的印象。我的同事们和我分享了中国社交媒体上的一些评论,你会发现中国民众是多么愤怒和失望。

  提里特:你如何评价中澳关系现状?

  成大使:中澳关系很重要。

  提里特:过去几年来,两国关系显然很糟糕。现在是否处于中澳关系的新低点?你怎么看?

  成大使:重要的是,双方应携手合作化解困难,应以理性、客观的态度、而非用意识形态的有色眼镜或冷战思维来看待对方。

  提里特:结束采访前,我还有几个问题。澳上周派遣一艘军舰与美国海军在南中国海举行军事演习。对此您有何看法?这是令人不悦的举动吗?

  成大使:域外国家应做有助于该地区和平稳定的事,避免采取任何挑衅行动。中国一直在与区域内各国展开合作,通过建设性方式来解决我们之间的一些分歧。我认为这应该得到其他国家的支持。

  提里特:最后的问题关于杨军案。近几个月来,此案在澳备受关注。现在案件进展如何?您认为他何时会被起诉?

  成大使:我在不同场合多次谈过此事,现在没什么要补充的。中国司法机关将根据中国法律来处理这个案件。

  提里特:您是否知道他将何时被起诉?

  成大使:这就要问检察机关了。我不清楚,那是他们的事。

  蒂利特:好的,采访已进行了40分钟。谢谢大使先生。

  成大使:谢谢。

 

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澳大利亚联邦大使馆
地址:15 Coronation Drive, Yarralumla, ACT 2600
电话: 0061-2-6228 3999 传真:0061-2-6228 3836
电子邮件:chinaemb_au@mfa.gov.cn
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澳大利亚联邦大使馆 版权所有